TXT小說下載網 > 神醫妙相 > 705:剛殺了兩個人

705:剛殺了兩個人

    705:剛殺了兩個人

    燕子樓既是一間會所也是君莫愁的總部,這兒算不上高檔,但是來這里玩的人卻絕不普通,尤其是那些從后門進去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燕子樓有十層,六樓以下,是燕子樓會所,六樓以上,是君為公司的辦公室。不過,君莫愁狡猾如狐,雖然君為公司和燕子樓會都是她的,但是,無論是外人,還是公司的人,都不知道其中的關系。因為君為公司是個投資公司,她君莫愁是一個做投資的人。

    君為公司是白底公司,卻干著洗錢的勾當。燕子樓是會所,提供的服務也是與其它會所不一樣的,除了喝酒吃飯休閑這樣普通的服務之外,地下室里還有賭博,還有信息交易,還有老鼠貨交易。所謂的老鼠貨,不僅指偷盜而來的東西,而是指所有見不得光的東西。

    所以,一二三層都是普通人去的,負三層和四五層卻是有會員卡,或有金卡會員身份的人帶才能進去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七樓君為公司的老總君莫愁和樓下燕子樓的老總交情很好,所以,他自然是金卡會員,所以她招呼林浩然的地方,自然是四樓最好的包廂里。

    “才認識幾個小時你就這么想我了,難道我真的變帥了?”林浩然進包廂坐下后說。

    “咯咯,你才知道自己變帥了啊。”君莫愁咯咯大笑,笑的花技亂顫,玉兔亂竄。

    “你再這樣笑下去,那兩只大白兔要跳出來了。”林浩然剛剛殺人,心情并不是太好,“什么事,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渾身都是血腥味,渾身都是戾氣哦,你剛剛干嘛去了?”君莫愁當然知道他干嘛去了,她是隨口問問看他怎樣說而已。

    “剛剛殺了兩個人,所以有血腥味有戾氣是正常的,否則我就不是人了。”林浩然喝了一口桌上的紅酒皺了皺眉吐掉說,“以后和我在一起,不要喝這種假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真殺了人?”君莫愁裝作很吃驚很害怕的樣子說。

    “看你這個樣子,好像你沒殺過人一樣。”林浩然掏出一支煙,君莫愁殷勤的幫他點上。林浩然吸了一口煙說,“殺了兩個米國人,他們太囂張了。我最最討厭囂張的人,尤其是島國人和米國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…這是為什么啊。”君莫愁說,“這么說,你也殺過島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殺的沒幾個。”林浩然的話讓君莫愁暗地里一陣咬牙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說這些血腥的事,我找你來,是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的,夏侯雷似乎要對你不利了。”君莫愁還沒說完,林浩然的電話震動了一下,他拿出來一看,是陳明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除了程琳和呂琦聯系不上之外,其他人,包括家里的人都沒事。”這是陳明給他的信息。

    林浩然心里倏倏的跳了幾下,心道,壞了,這兩妹子肯定出事了。以前對他們出手的是熊義石健,現在熊義進去了,難道是石健?嗯,夏侯雷對我不利?難道是夏侯雷這混蛋?

    “哦,他的膽子不少哦,具體什么事?”林浩然收起了手機,笑著對君莫愁說。

    “我聽說,他約了你身邊的兩個小丫頭喝咖啡去了。”君莫愁說。

    “哦,人長的漂亮,有人請喝咖啡是很正常的,我估計,每天都有人請你喝咖啡吧。他們去了哪喝咖啡呢?你應該很清楚吧,你是派人跟蹤了夏侯雷還是派人監視我的人啊。”林浩然臉色一變,散發出強大的殺氣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干嘛啊,對我那么兇干嘛,還說讓人家跟著你呢,你這么兇,都把人家嚇死了。我干嘛要監視你啊,我跟蹤的是夏侯雷那混蛋,他一直對我的地盤和對我虎視眈眈,我當然得防著他點兒?”君莫愁像是被嚇壞了一樣,混身發抖。

    “他們去哪咖啡?”林浩然冷冷的說。

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,但是我不告訴你,除非…你晚上留下來。”君莫愁對著他媚笑。

    林浩然皺了皺眉,一時間搞不清楚這女人想干嘛。他肯定不相信,自己會帥到把她迷倒的份上,更不相信,自己說一句話她就屈從了自己。那么,她打的什么主意思?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浩然裝作十分喜歡的一樣,一邊點頭一邊用眼神掃視著她的全身上下,一副被她美貌所迷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唔,真的啊。”君莫愁突然側過身子抱著他的脖子微順著說,一副意亂情迷的樣子。

    呵呵,他瑪的,什么意思啊,老子又不小男生,會信你嗎?

    事實上,君莫愁也知道他不會相信,但是戲路是這樣,那她當然得表現為激動又興奮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柳下惠,你這么漂亮的女人留下我,我難道還不愿意嗎?”林浩然一邊說,一邊伸手抱著她的腰,大手在她身上游走,裝著十分喜歡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唔…嗯…你…你流氓……。”君莫愁軟軟的倒在他的懷里說,“把…北區…區給我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,你不是應該跟夏侯雷說嗎?”林浩然暗地里是冷笑了一下,狐貍尾巴露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早晚要把西區北區拿在手里的,西區現在我人都是你的了,自然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,李雙棍當不了地下皇帝,他管理東南兩區已很吃力了,西北兩區,就由我幫你管理吧。”君莫愁仰臉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,媚態畢現,像一條八爪魚一樣纏在他身上,油酥小手,有意無意的拂一下或按一下林浩然胯下物件。

    “好。現在可以告訴我他們在哪喝咖啡了嗎?”林浩然配合著她的“劇情”說,今天就比比演技吧。

    “皇朝咖啡。”君莫愁膩聲說,“親愛的,我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干嘛,這兒的沙發這么軟,我覺得挺好……。”林浩然壞笑著要拉她的裙鏈。

    砰!!

    他瑪的,意外總是在這種時候出現,剛要拉鏈子,門就被推開了。

    倆人嚇了一跳,坐直身子一看,額,進來兩個警察,手里居然拿著槍。
幸运计划